乳酸菌的醋酸心情

關於部落格
儘管微不足道之事,也是我的生活實踐 
Now, friends online!
  • 5971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懇親假過後的新訓生活(補)


在懇親假過後,心情反而定了很多
尤其其實在新訓的日子裡,日期都規定的好好的
只要一天一天的算,就好像快要看到結訓的那一線曙光

想想當時還真單純,新訓的每一天,只希望趕快結訓
每天都想著應該新訓完了就不會被管死死的
但現在其實會懷念,懷念那個環境、那邊的長官跟以前共患難的伙伴。

回去後的日子行程也比較定型,早上操課,晚上就讓大家休息
除了少數幾天把射擊沒有及格的人抓出來趴在地上做練習之外
大部分的晚上時間都叫你背背東西,或是集合在那裡聽一些有的沒的這樣
所以每天每天都好像過得很快,儘管這次將近要17天之後才能再重返人間。

回去的幾天後就進行了小選,坐在操場上曬了一整早上的太陽
可是卻沒有等到當初學長說的攝影剪輯的缺
鄰兵秋祥興沖沖的跑去海巡做徵選,其實我本來也有點想去
但是因為開出來的條件裡好像不是很適合結果沒去,
後來聽到徵選的過程,我大懊悔了
因為主官直接問研究所以上的直接出列,不問科系
結果根本碩士很少,所以秋祥直接通過徵選做倍抽 = =
挖哩咧……實在是浪費了我的學歷 = =
看來接下來就是直接等著大抽了。

這後半段的日子裡,重點都放在打靶上
總共進了三次靶場,我前前後後打了六次的靶
其中還因為彈殼拋出時靶助沒有接好燙到手
留下難忘的紀念 Orz
到現在「臥射預備」這四個字   想到還是會驚驚
不過除了對於成績可能會不好的下場害怕以外,
其中應該也有很多是出自於對火藥的恐懼感吧
畢竟如果子彈在裡頭爆炸了,頭大概就開花啦…

鑑測的所有科目裡我最喜歡的大概就是刺槍術了吧
雖然其實刺槍真的是滿累的,可是這種類似體操的東西我還相對上有興趣
而且練刺槍術的時候,還因為一件事情讓第一方隊的人笑翻天了
包括我,大概是新訓日子裡笑得最開懷的一次吧。
這件事情用敘述的起來並沒有很好笑,但用看的真的很好笑
因為第二方隊的某人刺槍術很不熟,全程看著別人的動作
可是這樣一來一定會有時間差,好笑就好笑在那個時間差
而且有的動作比較複雜,就會變得不倫不類,
所以每個人都笑到快趴在地上了,超有趣的 XDDD

單兵戰鬥訓練也是累到爆炸的一個科目
不過由於單戰詞實在是太多了,大家背到後來都很沒動力,
至於動作嘛......體能比較不好的人,像我,大概都會覺得很累
單戰演練時也有發生超好笑的事情,特別記一下
有人因為夾槍翻滾滾不好,又因為平常此人為人不太好
所以被大家用半開玩笑的口氣說:「會不會夾槍阿」「會不會滾阿」「快滾過來」
結果這個弟兄整個大爆發,回罵所有在後頭的弟兄
整個場面超尷尬的,但是事件結束後立刻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笑料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很快的就到鑑測那幾天了
長官們好像轉了一個態度一樣,做不好不會怪你
只會提醒你要盡力的去做,我認為他們這樣做是對的
畢竟一旦「官逼民反」大家一副不想測的態度
對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處的。

所有的體能鑑測項目裡,我大概就只有跑步可以合乎規定的標準
其中離標準最遠的大概是仰臥起坐.....肚子怎麼可以這麼沒力氣 = =
最有印象的鑑測科目,大概就是單戰跟大部分解結合
單戰鑑測日,大家把鋼盔進行偽裝,也就是將草綁在鋼盔上
然後臉塗上迷彩,完成後整個隊伍就像要去參加嘉年華會,感覺好妙
因為後面的報告詞大家很不熟,我就把第9 10戰寫在手上
畢竟總要有個人會唸才行,不過,搞得好像手上都刺青一樣
結果其實也不太用得到,因為大家後面都亂做,鑑測官也沒說什麼,哈

槍枝的結合跟分解,因為實際我只操作過一次所以超不熟
原因就是我打靶成績很飄忽,正式打靶時都是一發兩發,但補打都是滿靶 = =
所以每次都被叫去「懲罰」,做根本就沒有用的臥射練習.....累得要死
結果別人在學槍枝分解結合我都沒學到…

沒辦法,要考還是得上場,但好死不死我的考試位置竟然在第一排正中央
見鬼了,我想這下我死定了...
總之我就看著左邊鄰兵的動作,報告詞我都沒背所以幾乎都沒念
中間好多步驟因為跟不上所以直接省略
結果鑑測官在我面前反而沒抓到我,我左後方的兩個弟兄反而被抓
還被組長抓出來罵……超尷尬
只能說我整個過程超驚險又超幸運的 哈哈 蒙混過關XDD

跑完最後一天的3000公尺,鑑測也正式劃下句點,
晚上還看了很妙的白雪藝工隊表演
3天的鑑測結束後,幾乎都在打雜了吧
大家面臨結訓的那種喜悅都湧現出來
最後一段日子裡,我跟班上的人都相處得很好
我都暱稱我們班叫做「星光五班」,現在其實都還會想念這些伙伴呢。

最後的日子裡,某班長對我們說著:

「我跟你們保證,你們離開這裡以後,絕對會想念這裡的一切,
不管是我們這些長官、還是你身邊的弟兄,我敢打包票,因為新訓是你在部隊最爽的日子」

因為還沒下部隊,我並不知道新訓會不會是「最爽的日子」
但離開以後,我發現我真的想念金六結
早晨遠方的山飄出的雲霧,操場上成群的白鷺鷥,
餐廳裡肥吱吱的麻雀,還有一些人很不錯的班長們
當然還有很幫忙我的那些鄰兵們
我們常常拿來開玩笑的那些默契用語
好懷念喔,因為以後都聽不到看不見了…
到現在閉上眼都還會出現從二樓營舍望出去的畫面
或許這些記憶不是真正如此的美好,但卻是生命中很重要的部分。


結訓假後,回到金六結心情就鬱悶了起來
在軍中我學會不輕易表露自己的心情
不管是表情或是用語言透露
周圍的人們,有人興奮著即將到新的地點,有人憂慮著要跟伙伴分開
吵得鬧轟轟,我卻是讓自己保持在冷靜的狀態
在金六結的這最後一夜
這熟悉的環境與人們
喜歡的與不喜歡的部分
明天一早,就將永遠的告別。


在撥交典禮的預演,班長問我們知不知道接下來要去哪
我們當然是不知道,多數人也都以為會直接下部隊,包括我
所以當我聽到我要去「步兵學校」時,整個人都傻了
又聽到步兵學校位處高雄鳳山,我大傻眼啦……

這個夜晚,我腦袋很混亂很混亂,
緊急的打了個電話給家裡
告知即將要出發的是高雄而非台中
媽聽了也大吃一驚。

受訓要多久?回家要怎麼辦?步兵學校是怎樣的地方?下次回到家會是什麼時候?
滿懷著不安,等著明天撥交定位後,希望一切能獲得解答。


隔天一早,換上便服,將已經熟悉的棉被與蚊帳折好
簡單整理一下包包,出發往餐廳進行撥交
不同於昨日,我很快被唱到名了
走出餐廳前回頭望著五班的朋友們,心情複雜的揮手說著再見
因為下次見到大概會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下一站:高雄鳳山步兵學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