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酸菌的醋酸心情

關於部落格
儘管微不足道之事,也是我的生活實踐 
Now, friends online!
  • 5971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終結惡夢,國軍Online,下線。

有服役過的人都懂,這樣的11個月絕對會是人生中最漫長的一段日子……
每一張假單,都代表著那份每次可以重返人間的喜悅
每一張的車票,都是充滿放假的愉悅以及收假的失落
月曆上的每一個X、每一個倒數,都是一次次沒有辦法看到出口的徬徨

曾經也無數度嘆息著:究竟什麼時候才會結束?什麼時候可以解脫?
在多少個收假的日子裡,儘管有多苦悶,也只能毅然決然拎著行李,故做堅強的前進;
又曾幾何時,幾乎就快忘記什麼是言論自由以及基本人權,連身體都不屬於自己了;
就在日曆上的X越劃越多,感覺快要看到出口時,
卻又不斷傳出莫名其妙的噩耗,感覺就像被打入萬丈深淵;

這一切的一切就像個惡夢,纏繞著我度過335個日子


2010年,9/12日,最後的一個收假,是個猶如入伍第一日難眠的夜晚
我細細回想著這軍旅生涯,由始至末……

還記得拿到召集令時,心中的緊張不可言喻
在當時來說,那是一個我難以想像的世界
在戒慎恐懼的心態之下,我一邊看著網路上的資訊,準備著入伍的物品
一邊讓自己做好心理準備,準備這可能是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年

還記得那個第一天,我從老百姓,變成了一個陌生的身份---「軍人」


【新兵訓練-金六結】 98.10.14 ~ 98.11.19

2009年的10月14日早晨
媽要我在神桌前向祖先和神明祈福,以保佑我在這一路能順利
做好最足的準備,背著行囊我出發前往鶯歌火車站。
在車站,人群漸漸的聚集,好多好多平頭的男孩一一出現
也有些人並沒有理髮,但卻帶著行囊以及一臉的茫然
我知道他們和我一樣。

雖然先叫爸回去了,以免依依不捨
但他堅持在一旁看著我們集合,希望目送我到最後
旁邊的家屬們應該也是一樣的心情吧…
雖然沒有人流淚,但凝重的氣氛卻壓垮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我們被鎮公所的人集合、唱名著
大家都很認份,儘管他們並不是長官,該站的該蹲的都照做了
在貼上一張識別貼紙後,公所的阿姨告訴我們:
從這一刻開始,我們的身份就已經是「軍人」,請有所體悟!

不安的心情加倍沸騰。

搭著火車,一行人前往的是宜蘭,
好久沒有搭火車往宜蘭,風景一樣的美
還記得那天飄著毛毛細雨,煙霧繚繞著的三貂角和牡丹車站
心情卻是無比沈重。

熟悉的宜蘭,金六結卻是個我陌生的名詞
原來他就在市區不遠處
搭著遊覽車,進入了營區,
下車後,被班長帶往鋼棚之下,囑咐著我們別淋到雨
開始了一連串的填資料與可怕的理光頭

然後,開始分班,我分到了經理班,第一件任務是替大家分發各種經理裝備
藉由這第一任務,我和同一班友人開始認識,儘管他們的面孔有的陌生有的充滿煞氣
但我知道這不是外面的社會,交際凡事要小心

吃完飯,匆匆的洗了大澡堂,一輩子的第一次體驗
很害羞但是很方便,洗起來很快
然後第一次掛蚊帳,搞了好久才知道怎麼掛
我睡在上舖.....看著外面的世界,那是宜蘭市吧…
而我卻被關在這監牢裡………

這是我印象最深最鮮明的第一天.......

新訓時,我的鄰兵是個很討厭的人
還企圖曾煽動幾個人來欺負我
懇親假後,他卻因為自己的個性受到識破反而遭到大家討厭
而我則莫名的跟大家都還不錯,
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我還能夠某程度的作真正的自己。

新訓認識了盈豪、秋祥兩個很棒的鄰兵
三個人互相幫忙,讓日子輕鬆許多
本以為自己研究所畢業年紀算很大
卻是三人中年紀最小,30幾天的日子裡都像個弟弟一樣受到照顧,真是不好意思哩。

睡我旁邊的是67號,偉家,年紀小我滿多的,個性很善良
每次都會多聊一小會,關心今天彼此的心得才睡
不過他打呼有點大聲,還會用膝蓋攻擊我 囧

下面的66號則是一個鴨霸的傢伙,
感覺就沒念什麼書,講的東西也頗低級
聽別人說他已經把他女友的肚子搞大
他也曾公開指責我說我亂推讓他鞋子歪掉
但我當場證明根本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還反過去羞辱他一頓
對於這種人,我的反應就是~~(攤手)

新訓很累,每天都是為鑑測的東西奔忙,搞得滿身是汗,真的很臭
班長很兇,動不動就亂幹人,還記得有一個班長是謝和弦的吉他手,長的像方大同,兇到不行
還有一個矮矮的班長,長的像瑛太,人還不錯,一直燒聲很好笑
然後士官長綽號叫做太后(我取的),滿嘴黃色笑話,
還會要大家晚上沒事去找他「聊聊」...感覺不太舒服....

還記得第一次的莒光日,第一週就有單元劇可以看真幸運
78T共同的回憶應該就是這一部「戒逃」了吧!
也從這裡開始我喜歡上了丁噹的歌

懇親沒有實施,因為颱風來了;

小抽沒抽,因為好像沒有適合的,但...早知道就去報校選預士了....
秋祥第一階段進海巡,還說碩士就無條件入選...一整個讓我氣結阿...
之後開始打靶,是我最討厭的課目
因為我每次打都是1發,補打才會6發
然後一直被罰沒有鳥用的臥射練習
而且我還被彈出來的彈殼燙傷手背,到現在還留下淺淺痕跡。

期末鑑測的單戰像是嘉年華,一整個很歡樂,因為大家都知道快要結訓了
每個人都在想像下部隊是不是會比較閒,就像連上的學長一樣飄飄飄就好,
仰臥起坐大灌水、單槓還是拉不上去,跑步讓我快死
(下部隊才知道19分就算慢慢跑還是會過阿!)
手榴彈亂投一通,總是未進彈。

我多希望國軍能用「不適任」的理由來汰除我
不過還是結訓了。

很快的到了大抽的日子,商用類科沒鳥用,都是一些爛單位
而且又排好後面,多羨慕那些抽完先跑去爽的人!

「新兵戰士45065手中無籤,在此抽籤」
唸出了這句當過兵的人都熟悉的台詞

「23號,十軍團裝騎營OOXX連」

我抽到了十軍團裝騎營,聽名字好像很酷,但班長亂講說在高雄或台南,害我緊張的要死
一到家就查,原來在台中阿,應該還好。

趁放假,我組了我的新電腦,
我知道有點晚…我終於有液晶螢幕了!
然後這六天我真的不記得我做了什麼其他的事情...
所以後來就決定假日都要稍微寫一下我做了什麼。

收假了,那個晚上卻在撥交預演中發現……
隔日要前往的是高雄步校!!?

班長說:你們死定了!步校超硬的啦!(新訓的班長真的都很會豪洨....)

這是我對新訓所剩的記憶。

 


 

【步兵學校】98.11.19 ~ 98.12.18

跟著一堆人坐著遊覽車到了步校…
高雄真的好熱,太陽曬到不行
才離開沒兩個月又回高雄,真是造化弄人
還記得到了之後傻傻坐在那邊等好久
然後這裡的班長也好兇

我們離開坐好久的那個地方,到面對的那棟建築物之後
然後一個聲音很像女生的人在發資料給大家寫
很多人叫他學姐.......才知道他是男的  超囧

「請在受訓種類名稱上寫上:搜索兵」

這一刻我知道自己是來幹嘛的了....
聽起來,搜索兵好像很好玩耶

後來這個「學姐」成了我們這個月的值星班長
步校有一半以上的回憶都是他
因為他實在太天兵太好笑了....
EX:他的向「後」轉其實是向「右」轉
然後他會整天說著把東西交「ㄉㄟˇ」我......
因為太常出包所以常被班長抓去罵
總之他是98-7梯所有人印象最深的回憶了吧....

為了躲開新訓時的鄰兵,在重新排建制的當時,我亂跑到別的地方
我的鄰兵竟也是中山畢業,且有共同認識的人
本來真的好開心喔......後來才發現我跟他不太合,一度都快吵起來了....
偏偏他竟然跟我抽到同單位,怎麼會這樣呢....

因為流行感冒症夯的關係,每天都要戴口罩,
而且一戴就是除了洗澡和上山操課外都不准拿下來
連睡覺都戴真的很誇張…不過直到現在我都很能忍受戴口罩的不舒適感
也算是意外的奇怪收穫(?)

那時認識了在我前一班的高個子小帥哥智中,還有虔誠的基督徒啟榮,都還滿好相處的
還有旁邊又旁邊的鄰兵,泳維+全賓,後面的連勝跟阿福等等
還有新訓就認識的乘溢,在搜索兵課程還算滿好玩的情況下,
也算是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日子。

課程包括現地調製地圖、騎野狼、還有假小假鼻的搜索戰
每天走著先鋒路上山,好累
那個空城鎮還滿有FU的,
午休時間我會跑到低窪處的樹蔭下休息

最懷念的是步校的抓餅,好吃又便宜
餐廳越煮越差,不知道是不是跟營站掛了勾。
營站超大,大家都逛得很開心
飲料很多種也很好喝,重點是又不貴
然後還有小蜜蜂阿桑來賣東西
每天操課都有得吃吃喝喝,超幸福的.....呵

那時大家也是唱歌踏步超精實阿,
大概是我覺得軍旅生涯中踏最好喊最棒的時期吧。

在步校還巧遇合唱團好友ggs,以及國中同學耶
實在是太妙啦。

結訓時被凹很大,每天都是刷油漆作木工
還記得一次要我們爬高超可怕
還好後來不是叫我,我有懼高症 = =
我在下面扶梯子(弱~)

最後一天也要凹,我們被要求搬空寢室裡的櫃子
搬完剛好撥交.....如意算盤打得真好阿 = =

然後最後一次的抓餅沒吃到啦 QQ


結訓後,以為要前往部隊了....
大陣仗的進行分發,和周遭捧油們說了掰掰,不同單位的大家將各奔前程,有點不捨。
我們坐著遊覽車從高雄出發
中間停了很爛的西螺休息站,東西超貴又難吃。
到了豐原火車站
下了遊覽車,我也嚇一跳....所以現在是要去哪....?

在火車站,跟帶隊班長聊了很多,他人也滿不錯的
還說了一句現在依然覺得經典的一句話:「下部隊可能比較累,但時間會過得比較快」

果然是真的。

記得那天好冷,軍卡緩緩駛來,我們被分發了軍用外套
有一個胖胖的長官,示意要我們穿上外套(直到很久很久的以後我才知道他是訓練官)
然後一批人先上車了,我們則是第二批
上車後一路看著車外,到底要帶我們去哪呢?


一路從市區開到荒郊野外,沿途都在賣土窯雞之類,但因為非假日的關係並沒有營業
我和啟榮討論著這應該是往觀光的地點,才會如此。

車子往山上開了。

越開越荒郊野外,我也越來越好奇到底要去哪呢?

好像到達目的地了,有一條小小的路,裡頭裡外都在整修中,看來亂亂的又塵土飛揚
有一個雙哨口,駕駛示意證件後我們進入了這個看來不大的營區。


【十軍團幹訓班】98.12.18 ~ 98.12.25


我們被叫入這裡的中山室,
因為是第二批到的,所以已經有一群人已經在教室裡寫東西,
然後排號碼,我被排到最後一號,088
天阿跟我熟的人都排好遠....
因為是用身高排號碼……而他們每個人都很高 Orz

記得那一週沒放假,因為遇到陳雲林來台
還經過清泉崗機場
所以大家都管休。(為這種人還要管休,多虧英明的地方領導人馬先生阿)

我並不喜歡在幹訓班的日子
一來因為飯根本吃不飽,一道菜有時只有一片菜葉...
二來因為沒有真正的課程,所以每天都是出公差,
然後又是天殺的刷油漆…

聽說這裡很多高官
帶著綠色小名牌的我們還不能亂跑
沒有名字只有號碼的時期還沒過去,要乖一點。

 這裡的長官帶兵帶得很爛,不知在搞啥
連長答數都不會...........我都比你會帶了啦,下台。

飄著雨的12/25聖誕節
早上出完中正堂的打掃公差後
在下雨起霧的日子,我們離開了新社
這次應該真的是要下部隊了。


軍卡在高速公路上狂飆,
風大到我心驚驚
沿路的風景一樣的陌生
模糊印象中,開進了清泉崗營區
聽說這營區非常非常的大
放假跟收假要走很久。

下車後,走向不知名廣場
那裡有好多的人,
2連先挑人,大家都知道這個連要下基地,是地雷

名字一個一個的叫,時間好像被無限放慢一樣
我多期待在每個唸出名字的下一刻,他會說宣布完畢。

我還是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好吧,反正早就有心理準備,畢竟本來籤條就是這個了…
(當時還是很天真阿…不知下基地為何物)

認識的都跑去別連了阿!慘

一邊吃飯一邊看著今日莒光日,
然後我們每個人作了自我介紹
看來這一批的弟兄都高學歷呢。

因為自介時聊到我很愛看歌唱節目
有個胖胖的男生跟我聊了起來
講話好好笑,很ridiculous !!!
一拍即合的我們於是聊個不停,我直覺他會跟我很合拍~

分床位,心情很DOWN,我一個人也不認識,超慌
不過遇到都遇到了,該認識一下新的朋友們啦!
這次要相處的時間可長了...9個月!

我的床位在寢室的最深處,我睡上舖
一組床架有四人睡,上下舖目前都各有一個學長
兩個看來人都不錯,鬍子多的那個看來比較...兇一點
睡我下舖的同T弟兄想必以後是鄰兵
先打個招呼吧!

怎麼他看來也有點兇?不知道來歷是怎樣喔!?
總該找一下話題聊……

「嗨~你好……」
「請問………你會抽煙嗎?」(
這是什麼爛話題 = =)

後來我和承維成了很好的朋友(握)

跟另外一個朋友聖霖則是因為學歷、又都在高雄唸書過熟起來
那時也幫助我很多。

就這樣,我慢慢的跟大家認識,
不過也都還在觀察著這個環境,和所有的人


這一段時間我很不能適應,因為剛進去沒多久就開始專精
所以都在上課、上課、上課
我最討厭和兵器相處了
偏偏每天幾乎都是……好煩喔

內務也是,為了棉被我真的是費盡心思…
每天都要早很多起床...但我一直還是不太會折
還好有8成機率都會過關就是了...

體能部分...我們是志願役連隊,標準比別連高
一般標準都過不了的過只好選擇「健康式跑步」
我每週都是08放假,好苦
心態上,只能把08的晚上當作放假了...不然真的很難過
晚上我跟08弟兄都在哼歌,其實也滿輕鬆的。

然後我被排長盯上,據說他叫做「新兵殺手」
被玩的當時心裡其實滿害怕 ( 去軍團後回來…根本覺得中尉很小咖.....)
我還以為自己都很乖,不會被盯上才對的阿 QQ

然後,因為影片剪輯的專長,
被來自軍團的電話詢問後,進行了一天的面試
也正式在一月下旬離開了這個連隊。


【十軍團OX組】99.01.21 ~ 99.06.03

我又來到了軍團本部
心情很複雜也很興奮
當時的自己總覺得好榮幸
也為了逃脫基地而慶幸(後來才知道...唉,說不出的慘)

在軍團,名義上掛的是文書兵
不過其實是美工+文書+雜工兵
過著每天加班最少到12點的生活

我一點也不喜歡在軍團看到的文化
阿諛奉承、背後槁一些有的沒的
陽奉陰違、套關係套交情的醜陋
表面一團和諧,事實上內鬥的亂七八糟
更討厭那些用階級壓人,卻沒有真才實學的長官們對你鬼吼鬼叫
不合理的要求,不能協商也不能妥協
反正給我做出來就對了,做不出來就幹爆你

同梯跟學長大家也是各懷鬼胎,
搞得我每天都要提防東提防西
每天都過得好累,每天都很不愉快
為了放假,每個禮拜的工作量都要管控好
常常為了能準時放假,都要瘋狂開treble
連影印都要用奔跑的....

接過的大案子一個接一個很緊湊
健身房布置、萬安、過年布置、指揮官+主任影片、漢光、隊慶
剛好結束隊慶,我也結束支援令。

不續約算是雙方共識,
到後期我承認某程度上我在擺爛
也向長官表示時間到了,送我回連隊也沒關係
因為我寧可回去,也不想留在這裡了。
不要以為在這邊真的有多好……
爽地方也有爛缺,深刻的大體會!


【白河基地】99.06.04 ~ 99.07.15 

一番折騰,我回到裝騎營
但卻是在基地和眾人碰面。
天阿這地方比駐地還糟糕阿....
一瞬間有後悔回連隊的感覺(還好真的只是一瞬間)

老實說,心情很緊張,
因為我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
我在軍團所學的在這裡一點也用不上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感謝老朋友新朋友們的幫忙

因為當了四個多月的幽靈兵
突然跑回來似乎讓大家嚇了一大跳
不過也因此受到很多關注....關照也是有的(謝謝大家)

一開始大家的問題不外乎是我在軍團在幹嘛
是不是在爽之類的……很膩的問題
雖然真的有比下基地好一些就是了 = =

和75T文書群不知怎的熟了起來
給了我很多的關照
詹姐、峰銘、特偉、靖驊……等等
因為文書業務有時也躲過不少麻煩事....

不過還是躲不過期末戰術測
天阿真是有夠累,
不過也因此跟2排的人熟了起來
在山上留下不少有趣的回憶。
累的還有綁鐵皮......把悍馬車綁上火車的經驗我不想再體驗第二次了 = =

基地期間因為唱歌的關係,受到大家更多的關注
實在是很不好意思…
不過我這人好像全身上下唯一值得驕傲的事情也就只有這個了QQ
話說,軍團本部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我有這個才藝 = =

基地也領到當兵唯一的一張全修單
發燒實在太慘了,被別人傳染真是冤枉
睡在庫房被隔離的經驗也很奇妙。

每個禮拜我都會回家
車費實在好貴,一個月花將近五千在交通上
坐車也要坐好久,收假超早,好慘。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個半月,終告結束…


【重返駐地-清泉崗】99.07.16 ~ 99.09.13

回到駐地,打掃、清理,折騰了一番
而且大家都在補假,沒有補假的我還真是應該拿全勤-什麼鳥事都有我的份
移防過後的整理一天都少不掉
那段日子真的累。

回駐地以後的生活,因為高裝檢而單純許多
每天幾乎都是裝備保養,偶爾站站哨。
不過一開始,73T就先離席啦
隨後就是陸續的 人一直走
身為最後一批入伍潮的78T
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先走阿!心裡很不是滋味 QQ

然後我以為日子就會這樣順順的讓我結束役期…
卻又遇到一連串的軍紀案件
搞得我最後一天也沒有一點留戀
只想趕快衝出營區 = =

最後一個收假的夜晚,腦中充滿了對於當兵的一切回憶
從一開始,到至今,以及退伍後的未來…………
說真的,我那個晚上睡不太著
眼前的這一切,很快就將是一輩子再也看不見的畫面
記憶,會保住有趣的那一部份,
或許在未來談起服役的經驗,都是一些有趣的、好玩的、值得回味的
但絕對不代表在軍中的生活是我會懷念的

很多人說,當兵可以學到很多
我卻不這麼認為…(我真的到現在還是覺得這11個月是浪費。)
反而在退伍後,還要花很多的時間回來適應民間生活
調適自己的行為模式與措辭之類的
還有把該治的病痛都醫治一下...等等

很多人會說軍中是個社會縮影
我得說,沒錯,他是個自成體系的社會
因為沒有民間的監督,所以腐敗、所以黑暗
他有著古代才存在的封建制度
絕對的階級代表絕對的權力
他可以完全讓指鹿為馬的事件一再地發生
不管事實為何,無論社會輿論怎樣
只有長官的話是對的,就算他說屎可以吃,你也要說屎真的可以吃

我不能接受。

 


 

終於,讓我盼到這一天,2010年9月13日18:00
就在拿到退伍令的那一刻,雖然真實感並沒有這麼明顯
但想立刻衝出營區的心情卻也絲毫沒有減少過

幾十張的假單、車票,見證了一路上的辛酸
放假還要過著「倒數幾小時就收假」的生活,真的是沒有當過兵的人無法體會
因為假期短,所以急躁,做什麼事情都是
做任何事情都希望用最短的時間做完,所以趕趕趕
真的很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在軍中看到的種種令人生氣的、沮喪的人事物
現在可以完全不用再去煩惱了
我不再需要因為狗官的官階大,就對他低聲下氣!
不必再被他們指示,做著自己都覺得有錯誤的事情!
我自由了,我解放了,我可以作我自己了,
就從這一張退伍令,開始。

 孫燕姿-the moment

The Moment這一刻
作詞:陳忠義 作曲:陳忠義 演唱:孫燕姿

這一刻回頭看見自己 這一路的風景百感交集的我
下一刻又將飛向哪里 漸漸疲憊的羽翼為你披上了勇氣

放心離開我  我會記得這一刻
那些還飛翔著  不可思議的夢
雨后的天空  會有絢爛的彩虹
像最初相信著  我們總會找到自由

這一刻時間變成行李    越過生命悲喜陪伴著我前進
因為你讓我看清自己   面對未知的恐懼腳步更加堅定

哦  只是遠行不是逃避  告別是為延續回憶永恒的華麗
你  要照顧自己不要忘記  那些燦爛過的痕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