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酸菌的醋酸心情

關於部落格
儘管微不足道之事,也是我的生活實踐 
Now, friends online!
  • 5971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即使離去,那些,我卻不曾忘記

相較於回到連隊所發生的一切,所遇到的人
在軍團的日子是心靈上的折磨。

那是我人生迄今,活得最沒有尊嚴的一段日子。

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幾乎不會受到稱讚,
原本很有自信的事情會被批評的一無是處,
而且是用讓你幾乎沒有面子的方式羞辱你。

連隊裡頭你可以親近少數的好友、避開不利於自己的人際
在軍團的辦公室文化裡,很不幸的是你根本無法避開
這些人可能是工作上的夥伴,可能是直接交代你公事的上司
而在這些長官裡,有勢力較大的、講話「很大聲」的、賣弄手段的
有不敢表明立場的、有見風轉舵的、有裝瘋賣傻的、也有笑裡藏刀的
和每一種長官的相處都得拿捏,
而這樣的文化中,如果你不選擇「西瓜偎大邊」
可能就等著成為最大的受害者。(此時我該默默舉手)

對他們來說,我們只是兵,且他們隨時都可以找人替換你
權力可以說是相當的不對等,
他跟一般公司珍惜人才的眼光是不一樣的,
對他們來說,想要進入高司單位替他們做牛做馬的人多得是
(起因於扭曲的理由:一般兵對於辦公室的想像較連隊更優,儘管事實不見得是這樣)
他們又何必珍惜你、或對你有一絲一毫的憐憫?
說穿了,我們只是被帶過去用的短期工具,
既然是工具,根本不需要帶有絲毫的個人情感
更不需要基本的人本關懷(他才不管你睡飽沒、吃飽沒,只在乎他要的目標達成沒)

工具儘管可能沒有情感,就算是一把小刀也需要花時間磨利,不是嗎?


對我來說,很多事情的執行包括了情感層面的部份
我不認為達成目標就一定得不擇手段。
但長官給的命令,有時候讓我們是很難做人的:
例如不管其他處組的死活,反正先強佔工具,或是佔用與大量消耗他人資源等,
但最狡猾的是責任都歸咎在我們兵的身上,
分明是自己要用的文件或資源,卻不自己出面,讓文書兵背上黑鍋。

又如:事情的辦理進度,其實根本不是掌握在我們身上,但卻成為長官們的怪罪對象
,好比跑公文,某處組的長官卡很久,或根本長期不在,說句實在話:關我屁事?
難道要我打電話給上校長官?催他趕快回來?在荒謬至極的封建國軍制度中可行嗎?

再如,給定一個根本無法如期完成的時限,要你完成某些任務
擺明要你犧牲睡眠時間超時工作,不好意思,國軍可是沒有「勞基法」的保障
所以曾經好一段日子,我每天工作時間是早上6點30分到凌晨3點
午休有時還不能睡呢。

我只好犧牲吃早餐的30分鐘,窩在地下室只為多睡那麼一點點。

這些都已經夠糟,而我那時最耿耿於懷的,
還是長官們對於文書過度利用的事情,一點反省都沒有
很多時候根本是他們自己該做的事卻丟給你做,
而每一位長官的職掌是分離的,丟給你工作的時候,
才不會管你手上有幾個人的東西要做呢!
加上文書兵每個都超會閃躲飄,他們寧可去偷懶休息,
也不會想讓自己多麻煩一件事情
所以最不會躲的就準備受死吧。

我曾經懷疑,每天早上6點就要起床,
這些長官們每天都超過12點才睡,
而他們也常常很晚才午睡,為什麼卻可以精神這麼好?

後來我很認真的觀察,發現它們也是有週期的
再他們最想睡的時候會輪流不見,任何時間都可以去補眠
而我們是兵,怎麼可能有該死的兵可以在有任何一位長官還醒著的時候睡覺呢?

在那間辦公室裡,我和一個長的比豬還要豬的軍官處得非常不好
基於他在辦公室裡的地位,其實我應該多捧他LP的
但我就是很討厭他,我不想違背我的良心去討好他
他常常講話不知所以,還自以為是;很多事情不懂還要裝懂,
然後用他「自以為」的那套來指導你;超愛耍手段,甚至是惡意挖洞給人跳……
在別處組也曾聽到有人在討論他,不是什麼好傳言就是了。

對於這種人我實在無法迎合他。
偏偏不迎合他就=得罪他
我看到學長和同梯的X先生就像可憐的哈巴狗
我不覺得自己特別高尚,但我不想這麼下賤。

每次的收假,都是心裡的折磨
一回去就立即要工作
隔天更要看到一堆令人作嘔的臉孔

於是後來我懂了。
我不再乖巧,不再拼了命也要為這些長官熬夜加班。
最晚凌晨一點我就要去睡,做不完關我屁事。
不屬於我的事情我就不再出手,被問到就說「我不清楚」
對於特別愛整我的長官,我就用我的方式整他:例如讓他的文跑得很慢。

我用我的方式復仇著。

其實我很討厭那時的所作所為,也很討厭那種「被全世界討厭」的錯覺,
但為求得心理上的平衡我別無他法。

他們也不是傻瓜,時間一到,就用「最低規格」將我打發。
其實我當時雖然不安,卻也終於感到解脫。

相較於回到了連隊,和大家都相處都還不錯
還因為唱歌的關係受到了大家(包括連隊長官)的關注
有自己的好朋友可以談天說地
新進學弟把自己當作「學長」般敬重等等
那段時間儘管身體是辛苦的,卻有重新找到自己價值的感覺

現在還有聯絡的朋友們,沒有一個來自軍團時期
我很慶幸回連隊待了最後的百餘日
因為我賺到了很多以後會持續聯絡的朋友。



回想得太多,該停了。


偶爾,還是會想起那些場景
那些此生絕不會再接觸到的人事物
或許在那時,我也做了太多錯的事
有了太多不對的念頭
不過,正因為有了那些,我才能慶幸現在
不管遇到多糟糕、多黑的事情,可能都還有這些在前頭撐著。

不得不承認,這樣的「免疫力」還真多虧了這樣的「預防針」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